博客首页  |  [杨实秋]首页 
博客分类  >  文化历史
杨实秋  >  我的祖国
口述真实的历史:纪念我的外公

34919

共产主义肆虐中华大地已经超过一个甲子,几代的中国人被它绑架,摧残, 中华文化被它毁灭殆尽,江河失色。 这是整个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野蛮的篇章, 甚至远远超过纳粹德国,苏俄斯大林的残酷暴政。这一段历史至今还在上演,很大程度上是它的欺骗和杀戮使民众普遍患上严重的斯德哥尔摩症,更对其过去的暴行故意遗忘。唤醒民众,传播真相,认清它的邪恶,就是终结它的最好办法。

我的母亲把她的家庭所经历的这一段讲给我,我写出来以纪念我那逝去多年的外公。

 

我在读小学的时候,是上世纪70年代后期。外公就在我们家里一起生活,他非常的勤劳, 满脸的沧桑。虽然没什么文化,但是很精明能干的。我家的生活很苦,兄弟很多,为了不给我家增加负担,记得外公就在我读书的小学门口,摆个地摊,卖些小孩子喜欢的瓜子,梨干,芝麻糖,棉花糖之类。 我很开心,外公总给我好吃的。至今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进货的。 大概八十年代初,他就在老家过世了。

外公祖上世代农民。 母亲说,外公是天生的生意人,眼光准,在满洲国时代就懂得成火车皮贩卖粮食, 加上勤劳节俭,攒下了大约三四十垧土地, 差不多三四百亩。雇了十个长工,有两挂马车,十来匹马, 还有个磨坊。这些都是辛勤的劳动所得, 正当合法,和雇工关系融洽。 这就是在共产党来之前的中国农村的社会现实。

我母亲说,林彪部队围困长春,她的祖父就是从长春逃出来的,里面的人几乎都死光了。 共军和国军激烈的厮杀,共军占领江南,他们全家跟着国军跑到江北。后来共军占领东北,残酷的土改开始了,外公的悲惨生活开始了。家里的所有财产都被没收了,被划成了富农。那些财产都被分给了村里的无产者,流氓无赖。这些人成为在中国乡村进行阶级斗争的主力。

外公被戴上大高帽游街示众,认人辱骂,殴打,已成为家常便饭。村里最累的活他要被迫去做,甚至在田间休息时候,还要对他进行批斗。打人最狠的就是那些游手好闲,好吃懒做的无赖, 这些人没有道德底线,敢打敢骂。外公一家受尽了屈辱。母亲在12岁的时候,外婆车祸过世,生活更加艰难。好在外公性格豁达,乐观,才活了下来。很多地主, 还有共产党来之前的村长都被活活打死。这些都是母亲亲眼所见。

后来母亲经同乡介绍,远走他乡,来到另外省份,嫁给了我的父亲,一个普通的工人。在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(其实根本没有自然灾害,完全是大跃进后造成的人为灾难)期间,为了生存,什么都吃:把树皮磨成末,糟糠,什么都得吃。我爷爷尽可能的去刨些地,种点菜,聊以度日。好在东北地多,人口相对少。人都饿得浑身浮肿,有些人就饿死了。 我们家很幸运的活下来了。

1976年毛贼死去,母亲说,她嘎嘎的乐,因为他带来的苦难太多了。外公也获得了自由,可以走动,因此才来到母亲这里同住。那时我也小,毛贼死去,我是小学一年级, 还被迫哭,带小白花。真是滑稽的一幕。

没过几年, 外公就过世了。他的大半生都是在恐惧动荡中过来的,受尽了毒打羞辱煎熬,自由,财产和尊严被剥夺。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!他离开了这个邪恶的共产幽灵主宰的国度,也许是个解脱。

仅以此文纪念天堂里的外公。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
游客
   01/25/13 09:54:04 PM
您在外可以自由说话,我在内,只能沉默。看看、无语。